<sub id="twhdi"></sub>

<wbr id="twhdi"></wbr>
    <wbr id="twhdi"><pre id="twhdi"></pre></wbr>
    1.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nav id="twhdi"><code id="twhdi"></code></nav>

    2. <form id="twhdi"></form><sub id="twhdi"></sub>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

          1. <wbr id="twhdi"></wbr>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wbr id="twhdi"></wbr>

              登陸    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辯護實務 > 走私犯罪

              刑事律師談走私汽車配件案件家屬能夠提供的相關證據

              來源:互聯網作者:廣州刑事律師時間:2022-11-21

              刑事律師談走私汽車配件案件家屬能夠提供的相關證據

                我們刑事律師在辦理各類走私案件的過程中,在了解了相關案情及整個案件發展經過后,不少家屬都會提及到能夠提供相關證據協助刑事律師進行辯護。實踐中,一起走私犯罪案件大部分的證據均由偵查機關進行搜集,一般情況下家屬能夠提供的協助有限,然而實踐中對于某些特殊案情,確實存在家屬能夠協助提供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無罪、罪輕的相關證據。

              廣州刑事律師

                與一般刑事案件不同,由于走私汽車配件案件常為單位犯罪,而單位以及單位之間形成的證據較多,故偵查工作在進行時可能存在遺漏,此時家屬對于單位以及個人的了解,能夠發現部分有利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證據。將此類證據交付辯護律師,隨后律師向檢察院、法院提交證據,如此在審查起訴階段或審判階段便能確認證據,產生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利的效果。刑事律師所經歷的走私汽車配件案件中,主要有如下證據能夠為家屬所提供、并產生作用:

                1.相關完稅證明

                走私汽車配件案件的核心系偷逃稅款問題,是否存在偷逃稅的故意決定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構成犯罪。在認定具體人員罪責時,會參考其客觀以及主觀情況,所謂客觀可以理解為具體的行為,而主觀則是在涉案行為中的故意問題。

                完稅證明之所以對于當事人具有較大作用,主要系由于若被卷入走私犯罪的犯罪嫌疑人能夠提供其從事進出口業務過程中所獲取的海關完稅證明,意味著其不可能意識到涉案行為與走私犯罪有關,因此亦不能認定其犯罪主觀故意。

                根據刑事律師的相關經驗,能夠提供完稅證明的大部分系貨主或為貨主工作的炒家,由于具有一定的風險意識,故在委托后續人員處理報關事務時,均會要求提供證明。然而,并非持有完稅證明便當然無罪,實務中還需要結合貨物的實際價值等情況進行綜合考慮,但無論如何該證明至少能夠協助犯罪嫌疑人一定程度上降低量刑。

                2.相關轉賬記錄

                實際上此部分系完稅證明的另一個維度,即通過轉賬反映的情況,來證明犯罪嫌疑人已經為進出口支付了足夠的費用。

                現階段大部分走私汽車配件案件,均通過委托中介或炒家代理處理相關手續,隨著整個鏈條中不同環節角色的增加,便會存在吃差價的情況。因此便出現第一環節的人所支付的包稅費用在經過多個環節直到報關程序時,所繳納的關稅低于實際應繳納的情況。此時在考慮各個人員罪責時,不能因犯罪嫌疑人處于走私犯罪鏈條中,便徑直認定其構成犯罪,刑事律師認為應考慮其中各個人員所支付的費用,考慮其中與包括運費、報關費、稅費在內的各種費用,判斷費用的差距再考慮罪與非罪問題。

                能夠提供有效的轉賬或各類付款記錄,可以反映犯罪嫌疑人在進行進出口業務時預計的應繳納稅款,而足額的稅款則反映了其無參與走私犯罪行為的主觀故意,因此便可以達到有利的辯護效果。

                3.相關聊天記錄

                走私汽車配件案件常常會以團伙形式進行,因此便存在共謀的情況。無論系單位之間或是單位內部不同人員之間,均可能存在溝通的情況并形成相關證據。

                聊天記錄具有其特殊性,往往不能免除主犯在其中的責任(畢竟對于主犯而言由于掌握團伙或單位因此對全部犯罪行為負責),但卻能夠讓案件從犯或其他責任人員免除刑罰。

                刑事律師曾辦理一起案件,單位內員工較少,同時單位實際控制人掌握了整個走私犯罪行為的制定、定價、偽造單證等情況,此時單位內的部分負責人亦因為其職位問題而被卷入案件當中。在該案的辦理過程中,刑事律師發現了單位內部微信群的聊天記錄,其中涉及多項工作情況,但并未有就走私犯罪行為進行商討的數據。在缺乏其他證據證明部門負責人對涉案走私行為知悉的情況下,單位內涉及工作安排的聊天記錄亦未證明其涉案,此時對于部分負責人而言便系較為有利的證據,應予提出。

                4.相關郵件往來記錄

                如刑事律師在多篇分析中所述,走私汽車配件中有相當部分的證據材料系通過郵箱等電子儲存介質獲得,此類材料不僅能夠還原案件交易過程的真實情況,亦能反映出某個犯罪嫌疑人是否直接具有走私犯罪的客觀行為。

                電子郵件中可能存在如提單、報關單、發票等相關單證,對單證進行分析能夠確定案件走私犯罪行為的起始以及各人員所應承擔責任的大小。如在一起走私汽車配件案件中,貨主在向境外人員購買了相關貨物后,將所需進口的資料交付給中介或報關公司,此時資料是否為真實、有效的,決定了該貨主是否具有走私犯罪的客觀行為。若相關票據系經過修改、偽造的,意味著該貨主希望低報、偽報價格,則基本可以確定具有走私犯罪的客觀行為;同理,若家屬能夠提供并未進行過任何修改的單證郵件,意味著犯罪嫌疑人并未進行修改,則反映其不具有此常見的走私犯罪客觀行為。值得一提的是,在人民法院進行量刑時,亦會考慮相關人員參與到修改、偽造以及低報、虛報等核心行為的情況,對于并未參與其中的人員即使被認定構成犯罪,亦會處以相對較輕的量刑。

                以上系刑事律師認為常見的家屬能夠提供的相關證據,實務中還存在各類不同的情況,基于所走私項目以及走私方式的不同,亦有各類型的特殊證據,建議家屬能夠充分考慮案情,具體分析。

              廣州刑事律師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給與以更改或者刪除相關文章,保 證您的權利。

              <sub id="twhdi"></sub>

              <wbr id="twhdi"></wbr>
                <wbr id="twhdi"><pre id="twhdi"></pre></wbr>
                1.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nav id="twhdi"><code id="twhdi"></code></nav>

                2. <form id="twhdi"></form><sub id="twhdi"></sub>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

                      1. <wbr id="twhdi"></wbr>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wbr id="twhdi"></wbr>

                          {转码主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