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twhdi"></sub>

<wbr id="twhdi"></wbr>
    <wbr id="twhdi"><pre id="twhdi"></pre></wbr>
    1.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nav id="twhdi"><code id="twhdi"></code></nav>

    2. <form id="twhdi"></form><sub id="twhdi"></sub>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

          1. <wbr id="twhdi"></wbr>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wbr id="twhdi"></wbr>

              登陸    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辯護實務 > 知識產權

              藥店銷售劣質冒牌醫用口罩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定罪處罰

              來源:互聯網作者:廣州刑事辯護律師時間:2020-05-14

                對于藥店銷售偽劣冒牌醫用口罩行為的定性,司法實踐中存在以下三種常見分歧:第一種觀點認為,藥店銷售的偽劣冒牌醫用口罩系不符合標準的醫用器材,應構成銷售不符合標準的醫用器材罪;第二種觀點認為藥店銷售的偽劣冒牌醫用口罩,雖系冒牌,本質上屬于偽劣產品,應以銷售偽劣產品罪定罪處罰;第三種觀點認為藥店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口罩,構成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筆者做如下評析:1.銷售不符合標準的醫用器材罪定罪需要以“足以嚴重危害人體健康”為要件。對于違法制售偽劣民用口罩、勞??谡值男袨?,觸犯的是刑法第一百四十條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對于違法制售屬于二類醫療器械的醫用口罩的行為,如果足以嚴重危害人體健康的,通??紤]的是適用刑法第一百四十五條生產、銷售不符合標準的醫用器材罪。兩高研究室負責人在《辦理妨害疫情防控刑事案件的有關法律適用問題答記者問(二)》中指出,對于涉案醫用口罩除了滿足不符合標準的要求外,還需嚴格把握“足以嚴重危害人體健康”的認定,除涉案醫用口罩防護功能不達標以外,還要結合涉案醫用口罩的使用場所、人群等綜合判斷。如果涉案不符合標準的醫用口罩主要銷往醫療機構、供醫護人員使用,通??梢哉J定為“足以嚴重危害人體健康”;如果銷往非疫情高發地區供群眾日常使用,則一般難以滿足“足以嚴重危害人體健康”的要件。

                被告人郭某清、黃某鑫是深圳市某大藥房公司法定代表人、運營總監,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口罩緊缺,郭某清經他人介紹從山東購買32萬個“飄安”牌口罩。1月22日,兩被告人共同將口罩運抵深圳,在未核實產地來源、相關證件且已發現口罩存在質量問題的情況下,仍將部分口罩銷售給深圳當地幾個藥店,部分用于該公司旗下藥店售賣。在收到客戶投訴口罩很薄、質量差,甚至要求退貨后,二被告人仍表示該批口罩系合格醫用外科口罩,并繼續售賣。2月5日,公安機關接到群眾報案后,在某藥店查獲部分口罩。經鑒定,上述口罩涉嫌假冒河南飄安集團有限公司的產品。據統計,二被告人銷售假冒“飄安”牌口罩金額共計140464元。

                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郭某清、黃某鑫系持有藥品經營許可證、醫療器械經營許可證(二類)等資格的正規醫藥產品銷售店鋪經營者和管理者,熟悉醫藥產品銷售規范,在新冠疫情防控的特殊時期,不經正規渠道購入涉案口罩,不正常審核產品資質,在明知產品存在嚴重質量問題的情況下,未經注冊商標所有人許可,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銷售金額共計人民幣140464元,數額較大,造成惡劣社會影響,其行為已構成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被告人郭某清在共同犯罪中負責采購、管理、銷售貨物,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被告人黃某鑫在共同犯罪中負責運輸、銷售,起次要作用,是從犯,應當比照主犯從輕處罰。鑒于被告人郭某清案發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根據兩被告人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和悔罪表現,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判處被告人郭某清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判處被告人黃某鑫有期徒刑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六萬元。案件當庭宣判后,被告人郭某清、黃某鑫均表示認罪服法,沒有提出上訴,檢察機關沒有提出抗訴。本案現已發生法律效力。

                本案中,藥店銷售的口罩雖然屬于不符合標準的醫用器材,但在非疫情高發地區銷售給群眾日常使用,沒有確實、充分證據證明“足以嚴重危害人體健康”。因此,本案適用銷售不符合標準的醫用器材罪存在障礙,第一種觀點不能成立。2.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與銷售偽劣產品罪,“擇一重罪處罰”。根據兩高 《關于辦理生產、銷售偽劣商品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條的規定,實施生產、銷售偽劣商品犯罪,同時構成侵犯知識產權、非法經營等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被告人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口罩,如口罩系不合格產品,在同時構成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和銷售偽劣產品罪的情況下,應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本案中,被告人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口罩,同時也屬于質量不合格的偽劣產品,銷售金額達14萬余元,該行為構成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和銷售偽劣產品罪。若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定罪,因銷售金額在5萬元以上不滿25萬元,依法應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的幅度內量刑;若以銷售偽劣產品罪定罪,因銷售金額在5萬元以上不滿20萬元,依法應在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銷售金額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罰金的幅度內量刑。兩罪比較,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處罰重于銷售偽劣產品罪。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定罪處罰,符合司法解釋關于此類情形“擇一重罪論處”的規定。因此,藥店銷售假冒偽劣注冊商標的口罩,第三種觀點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定罪處罰,比第二種以銷售偽劣產品罪定罪,更能體現司法解釋“擇一重罪論處”的規定。此外,本案犯罪分子利用民眾對藥店的基本信賴,將假冒注冊商標的口罩在藥店予以銷售,更加重了犯罪行為的危害性,依法應予嚴懲。

                本案案號:(2020)粵0305刑初247號 案例編寫人: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 趙靚 來源:法務之家,本文僅供交流學習,若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到您的權益,煩請告知刪除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給與以更改或者刪除相關文章,保 證您的權利。

              <sub id="twhdi"></sub>

              <wbr id="twhdi"></wbr>
                <wbr id="twhdi"><pre id="twhdi"></pre></wbr>
                1.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nav id="twhdi"><code id="twhdi"></code></nav>

                2. <form id="twhdi"></form><sub id="twhdi"></sub>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

                      1. <wbr id="twhdi"></wbr>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wbr id="twhdi"></wbr>

                          {转码主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