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twhdi"></sub>

<wbr id="twhdi"></wbr>
    <wbr id="twhdi"><pre id="twhdi"></pre></wbr>
    1.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nav id="twhdi"><code id="twhdi"></code></nav>

    2. <form id="twhdi"></form><sub id="twhdi"></sub>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

          1. <wbr id="twhdi"></wbr>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wbr id="twhdi"></wbr>

              登陸    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罪名解析 > 網絡犯罪

              廣州刑事辯護律師關于網絡盜竊犯罪的認定與處罰的總結研究

              來源:互聯網作者:廣州刑事辯護律師朱明利、陳雨凡時間:2020-04-01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傳統的盜竊形式也有了新的變化,逐漸演變成網絡盜竊犯罪。廣州刑事辯護律師認為,網絡盜竊犯罪是指利用計算機網絡實施盜竊犯罪的行為。根據刑法二百八十七條規定,利用計算機實施盜竊,以盜竊罪定罪處罰。網絡盜竊犯罪行為人利用編程、加密、解碼或其他計算機網絡技術,通過計算機網絡實施網絡盜竊犯罪,可能同時觸犯非法侵人計算機信息系統罪、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罪等。行為人如果僅侵人計算機信息系統,獲取該計算機系統中存儲、處理或者傳輸的數據或對該計算機系統實施非法控制,而沒有非法占有他人在計算機網絡上的財物,則不屬于網絡盜竊犯罪,應當以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罪、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罪等定罪處罰。但行為人以非法占有目的,采用非法侵人計算機信息系統的方式,獲取該系統中存儲的卡號和密碼,并將卡號或密碼販賣給他人或自己消費使用,構成盜竊罪。行為人利用信息網絡進行盜竊的,將以盜竊罪進行處罰。

                行為人利用信息網絡,誘騙他人點擊虛假鏈接而實際通過預先植入的計算機程序竊取財物構成犯罪的,以盜竊罪定罪處罰;虛構可供交易的商品或者服務,欺騙他人點擊付款鏈接而騙取財物構成犯罪的,以詐騙罪定罪處罰。臧進泉等盜竊、詐騙案。

                2010年6月1日,被告人鄭必玲騙取被害人金某195元后,獲悉金某的建設銀行網銀賬戶內有305000余元存款且無每日支付限額,遂電話告知被告人臧進泉,預謀合伙作案。臧進泉趕至網吧后,以尚未看到金某付款成功的記錄為由,發送給金某一個交易金額標注為1 元而實際植入了支付305000 元的計算機程序的虛假鏈接,謊稱金某點擊該1元支付鏈接后,其即可查看到付款成功的記錄。金某在誘導下點擊了該虛假鏈接,其建設銀行網銀賬戶中的305000元隨即通過臧進泉預設的計算機程序,經上??戾X信息服務有限公司的平臺支付到臧進泉提前在福州海都陽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注冊的“kissal23”賬戶中。臧進泉使用其中的116863元購買大量游戲點卡,并在“小泉先生哦”的淘寶網店上出售套現。案發后,公安機關追回贓款187126.31元發還被害人。

                2010 年5月至6月間,被告人臧進泉、鄭必玲、劉濤分別以虛假身份開設無貨可供的淘寶網店鋪,并以低價吸引買家。三被告人事先在網游網站注冊一賬戶,并對該賬戶預設充值程序,充值金額為買家欲支付的金額,后將該充值程序代碼植入到一個虛假淘寶網鏈接中。與買家商談好商品價格后,三被告人各自以方便買家購物為由,將該虛假淘寶網鏈接通過阿里旺旺聊天工具發送給買家。買家誤以為是淘寶網鏈接而點擊該鏈接進行購物、付款,并認為所付貨款會匯入支付寶公司為擔保交易而設立的公用賬戶,但該貨款實際通過預設程序轉入網游網站在支付寶公司的私人賬戶,再轉入被告人事先在網游網站注冊的充值賬戶中。三被告人獲取買家貨款后,在網游網站購買游戲點卡、騰訊Q幣等,然后將其按事先約定統一放在臧進泉的“小泉先生哦”的淘寶網店鋪上出售套現,所得款均匯入臧進泉的工商銀行卡中,由臧進泉按照獲利額以約定方式分配。

                被告人臧進泉、鄭必玲、劉濤經預謀后,先后到江蘇省蘇州市、無錫市、昆山市等地網吧采用上述手段作案。臧進泉詐騙22000元,獲利5000余元,鄭必玲詐騙獲利5000余元,劉濤詐騙獲利12000余元。

                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行為人構成盜竊罪及詐騙罪,進行數罪并罰。

                行為人通過木馬軟件竊取他人支付寶賬戶中的財產的構成盜竊罪。

                2011年夏天,被告人張云飛在互聯網上購買了用于竊取他人支付寶賬號和密碼的木馬軟件,并與被告人李冬冬預謀通過互聯網使用該軟件竊取淘寶網店主支付寶賬戶內的錢款。為此,二被告人利用互聯網購買了淘寶旺旺號、白金代理網絡加速器bjvpn軟件,并注冊了foxmail電子郵箱。2012年1月19日16時許,被告人張云飛、李冬冬在其二人共同租住的陜西省西安市雁塔區丈八北路美立方小區2棟502號房屋內,通過互聯網與淘寶網店主馬某聊天,謊稱購買馬某在天津市南開區長江道經營的網店商品。后利用木馬軟件發送虛假網站截圖,顯示馬某的支付寶賬號被監管,無法結算,誘使馬某登錄二被告人預先設置的鏈接網頁,從而在后臺竊取了馬某的支付寶賬號、密碼和驗證碼,隨即二被告人在異地登錄馬某的支付寶賬戶,將賬戶內余額人民幣147,552.50元全部盜取,在中國聯通網上營業廳購買手機充值卡后再出售,并將所獲贓款瓜分。2011年12月至2012年1月間,被告人張云飛、李冬冬還以上述手段,竊取被害人薛某某、李某、葉某等22人支付寶賬戶內錢款,共計人民幣76,211.25元。所獲贓款二被告人瓜分。

                天津市南開區人民法院于2012年7月20日以(2012)南刑初字第359號刑事判決,認定被告人張云飛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罰金200,000元;被告人李冬冬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200,000元。

                網絡盜竊犯罪與非法獲取計算機系統數據罪存在法條競合關系。網絡盜竊犯罪,顧名思義,是指利用計算機網絡實施盜竊犯罪的行為。根據刑法二百八十七條規定,利用計算機實施盜竊,以盜竊罪定罪處罰。網絡盜竊犯罪行為人利用編程、加密、解碼或其他計算機網絡技術,通過計算機網絡實施網絡盜竊犯罪,可能同時觸犯非法侵人計算機信息系統罪、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罪等。行為人如果僅侵人計算機信息系統,獲取該計算機系統中存儲、處理或者傳輸的數據或對該計算機系統實施非法控制,而沒有非法占有他人在計算機網絡上的財物,則不屬于網絡盜竊犯罪,應當以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罪、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罪等定罪處罰。但行為人以非法占有目的,采用非法侵人計算機信息系統的方式,獲取該系統中存儲的卡號和密碼,并將卡號或密碼販賣給他人或自己消費使用,構成盜竊罪。

                在張某盜竊案中,廣州盜竊罪辯護律師認為。行為人以非法占有的手段為目的,利用互聯網多次秘密竊取他人銀行卡內錢財,數額較大的,構成盜竊罪?;景盖椋恨r民張某與李某相識后做起了3M。然而,張某為了來錢快,想出了歪點子,通過李某的3m金融平臺賬號,查看上線李某所有的3M金融平臺賬號,用初始密碼測試登錄,有2個賬號登錄成功。張某將這2各賬號綁定的銀行卡更換成其嫂子劉某名辦的哈爾濱銀行卡。然后,用網絡提供的聯系方式,給“提供幫助”方打電話,讓“提供幫助”方將錢打到其綁定的劉某名下的銀行卡內。2016年3月28日,張某在李某的這2個賬戶內分別盜走10250元、3000元和100元,將所盜得贓款13350元取出后全部用于個人消費。幾天后,李某發現卡內的存款不翼而飛后,立即報警。警方根據李某提供的線索和錢款轉入賬戶,隨即鎖定了張某。經偵查,公安機關在2016年4月5日某小區將張某抓獲。法院審理后認為,被告人張某以非法占有的手段為目的,利用互聯網多次秘密竊取他人銀行卡內錢財,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盜竊罪。

                周瑋盜竊案認定,行為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利用互聯網盜竊他人賬號中所有有財產價值的游戲點卡并予以盜賣,金額達犯罪標準的,構成盜竊罪?;景盖椋罕桓嫒酥墁|通過互聯網QQ即時聊天工具,使用原系北京某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銷售人員焦書亮使用的QQ號,向該QQ號好友列表里的網友發送木馬程序,此木馬程序表現為名為“晶合在線卡最新價格表.exe”的文件。經銷游戲點卡 [1]的無錫市志鵬電腦軟件經營部(以下簡稱志鵬經營部)的工作人員陳紅華在收到該文件后,以為是客戶焦書亮與其聯絡銷售事宜,就把該文件保存在公司的計算機中,由此中了木馬病毒。隨后,被告人周瑋使用“灰鴿子”遠程控制程序登錄到該臺中了木馬病毒的計算機,查得該經營部有“盛大在線按元充值游戲點卡”的庫存約50萬元和銷售賬號“WXKR002”等資料。后被告人周瑋冒充該經營部工作人員撥打上海盛大網絡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盛大公司)的銷售客服電話,騙得客服人員為其提供銷售賬號“WXKR002”的密碼,并在獲知密碼后立即修改密碼為“WXKR002”,后又修改為“tianshi”。后被告人周瑋通過QQ號26654與網友進行聯系,將該賬號中的游戲點卡采用由被告人周瑋把銷售賬號和密碼告訴網友,由網友自行向游戲玩家的游戲賬號內充值等方式,向網友孟曉飛、許曉豐等人進行銷售,并約定每從銷售賬號里充掉2000元的游戲點卡,網友就要向被告人周瑋的網上賬戶匯款人民幣1300元。截至2006年4月13日下午賬號被封,銷售賬號“WXKR002”下共計被充掉面值計28萬余元的游戲點卡,經鑒定價值人民幣217649.74元。被告人周瑋亦收到部分網友所支付的匯款。案發后,公安機關于2006年4月26日在貴陽市翠微巷60號大正金筑酒店210房間抓獲被告人周瑋,并從被告人周瑋處追繳人民幣72800元,已由公安機關發還給被害單位。

                人民法院精神力認為,被告人周瑋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實施利用互聯網秘密竊取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盜竊罪。

                程稚某盜竊案認定,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非法侵入移動公司充值中心修改充值卡數據并將充值卡明文密碼出售的行為屬于將電信卡非法充值后使用數額特別巨大的應認定為盜竊罪。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給與以更改或者刪除相關文章,保 證您的權利。

              <sub id="twhdi"></sub>

              <wbr id="twhdi"></wbr>
                <wbr id="twhdi"><pre id="twhdi"></pre></wbr>
                1.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nav id="twhdi"><code id="twhdi"></code></nav>

                2. <form id="twhdi"></form><sub id="twhdi"></sub>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

                      1. <wbr id="twhdi"></wbr>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wbr id="twhdi"></wbr>

                          {转码主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