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twhdi"></sub>

<wbr id="twhdi"></wbr>
    <wbr id="twhdi"><pre id="twhdi"></pre></wbr>
    1.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nav id="twhdi"><code id="twhdi"></code></nav>

    2. <form id="twhdi"></form><sub id="twhdi"></sub>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

          1. <wbr id="twhdi"></wbr>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wbr id="twhdi"></wbr>

              登陸    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辯護實務 > 人身財產

              論搶劫罪的結構

              來源:網絡轉載作者:網絡時間:2020-04-21

               

              采取暴力或者脅迫手段,強取他人財物的的場合(日本刑法第236條第1款),或者通過同樣的行為獲取非法的財產性利益,或者使他人獲取該利益的的場合(日本刑法第236條第2款),成立搶劫罪。[1]通過暴力或者脅迫手段壓制(排除)被害人的反抗,然后利用這種狀態奪取財物的占有,或者取得財產性利益的行為,屬于典型的搶劫行為。一直以來,一般多認為,搶劫罪中的暴力或者脅迫必須達到足以壓制被害人反抗的程度,而且,強取也必須是利用被害人的反抗被壓制的狀態轉移財物的占有。不過,究竟何為反抗壓制狀態及其判斷標準,仍然存在一些不太明確的地方,本文想就此做些探討。
              二、搶劫罪的結構
              搶劫罪是以暴力、脅迫為手段而奪取財物的犯罪。在違反被害人的意思而奪取財物這一點上與盜竊罪相同,[2]但在必須是以暴力、脅迫作為奪取財物的手段這一點上又區別于盜竊罪。并且,雖然在以暴力、脅迫作為行為手段這一點與恐嚇罪相同,但恐嚇罪是基于處于畏懼狀態的被害人的意志而轉移財物的交付型犯罪,而搶劫罪是以違反被害人意志轉移財物作為該罪之本質的奪取型犯罪,在這一點上兩罪之間又存在很大不同。[3]這樣,我們在探討搶劫罪的結構之時,就有必要時刻想著搶劫罪與盜竊罪、恐嚇罪之間的區別。尤其是從搶劫罪與恐嚇罪之間的區別這一視角來看,下面的兩個問題尤其重要:1)如何區分作為搶劫罪手段的暴力、脅迫與作為恐嚇罪手段的暴力、脅迫?(2)有關財物、利益的轉移方式,如何區分屬于奪取型犯罪的搶劫罪與屬于交付型犯罪的恐嚇罪?
              關于這一點,最判昭和24·2·8刑集3275頁判定:在對他人實施暴力或者脅迫而奪取財物的場合,該行為究竟是成立恐嚇罪還是成立搶劫罪,取決于在社會觀念上能否被謂為,一般足以壓制被害人反抗之程度的暴力或者脅迫這種客觀標準,而不是取決于以具體案件中的被害人的主觀為標準是否達到了壓制該被害人之反抗的程度。由此可見,對于第(1)個問題,該判決明確了最高裁判所的態度是,一般應該根據是否達到了足以壓制被害人反抗的程度來判斷。[4]針對被告人等三人在晚上11點半左右,向被害人A出示(隨身攜帶的)匕首脅迫被害人,強取了被害人交出的現金之后,又奪走了被害人的錢包這一事實,該判決進一步指出,即便如(辯方)所述,針對被害人A,偶爾沒有達到壓制其反抗的程度,但也不應成立恐嚇罪,進而判定成立搶劫罪。從中可以看出,對于第(2)個問題,最高裁判所的態度是,即便被害人實際上并沒有被壓制反抗,但如果是通過能夠被評價為搶劫罪之實行行為的暴力、脅迫而轉移了財物的占有,也應成立搶劫罪。
              上面兩個問題中,均涉及了壓制反抗這一概念,屬于密切關聯的問題。具體來說,前者是圍繞作為搶劫罪實行行為的暴力或者脅迫的含義的問題,后者是圍繞強取的含義,更為具體地說,是圍繞搶劫罪的構成要件所預想的因果關系的內容的問題,因而可以作為獨立的問題分別加以整理。下面分別對這兩個問題進行探討。
              (二)暴力、脅迫的含義
              如上所述,作為搶劫罪之實行行為的暴力、脅迫,必須屬于在社會觀念上能被謂為,一般足以壓制被害人反抗之程度的暴力或者脅迫。所謂壓制反抗,是指即便財物馬上就要被搶走,被害人也無法抗拒的狀態;從搶劫的行為人的角度來看,是指能夠排除針對奪取財物的被害人之抵抗、阻礙的狀態。如果具體探討這里的反抗壓制狀態,其內容就有可能被類型化為物理上的壓制與心理上的壓制。[5]所謂物理上的壓制,是指通過針對被害人的身體的攻擊而物理性地排除其抵抗的可能性的類型,除了殺害被害人,打昏被害人之外,諸如捆綁被害人等物理性地控制被害人的行為,也屬于這里所說的物理上的壓制。例如,在被害人被五花大綁的場合,即便被害人眼瞅著自己的財物被搶走,物理上也不可能加以阻止,這種狀態就意味著被壓制了反抗。因此,在這種情況下,即便被害人精神上絲毫沒有受到壓制,對意欲搶走自己財物的行為人破口大罵,強烈顯示了被害人試圖通過某種方式來阻止行為人奪取財物的態度,仍然有可能被認定為搶劫罪。[6]
              相反,所謂心理上的壓制,是指通過暴力、脅迫讓被害人感到畏懼,進而壓制其意思,使之陷人自感已經無法抵抗的心理狀態。例如,用手槍或者匕首頂住被害人,被害人應該會感受到自身生命的緊迫危險,因而很難為了保住財物而進行抵抗。在這種狀況之下,就完全應該被評價為被害人處于(心理上)被壓制反抗的狀態。為此,用手槍或者匕首頂住對方的行為,就可以被評價為一般足以壓制反抗的暴力、脅迫。
              在實際的案件中,當然有可能出現兩者混在一起的情形。例如,經過連續執拗地實施暴力,被害人的身體遭受了相當程度的打擊,反擊能力也大幅度減弱,此時再加上可能會再次遭受暴力的恐懼感,被害人陷入自感再也無法抵抗行為人的心理狀態,從而出現無法阻止行為人奪取財物的情形。[7]這種具有引起反抗壓制狀態之可能性的暴力、脅迫,就正屬于作為搶劫罪的實行行為所要求的行為。
              2.作為實行行為的危險性
              搶劫罪中的暴力、脅迫是受到限制的要求是足以壓制反抗的暴力、脅迫,對此也可以從理論上加以說明。如后所述,(不同于判例態度)通說觀點要求,搶劫罪是在壓制被害人反抗的狀態下,搶走被害人的財物等。并且,實行行為是指內含實現構成要件之具體危險性的行為,只有實行行為的危險性被作為構成要件的結果而實現的場合,才能認定具有構成要件該當性。將這些前提組合在一起,就自然要求搶劫罪的實行行為是具有實現該罪之構成要件的結果即引起反抗壓制狀態下財物、利益被奪走這種危險性的行為。按照這種理解,搶劫罪中的暴力、脅迫就限于具有壓制被害人之反抗的危險性的行為;并且,搶劫罪的構成要件也有可能被理解為,實現了暴力、脅迫行為所具有這種壓制被害人之反抗的危險。
              基于實行行為的危險性這一視角來限制搶劫罪的實行行為性,可以得出下面幾點結論:首先,實行行為終究不過是具有引起結果之危險性的行為,因而,并非只要實施實行行為就總會發生結果(例如,開槍可以被評價為殺人罪的實行行為,但開槍并非一定會導致被害人死亡)。因此,即便被害人的反抗實際上并未被壓制,也并非因此即可否定搶劫罪的實行行為性。只要存在壓制反抗的危險性(蓋然性),即便實際上并未壓制被害人的反抗,也當然能肯定搶劫罪的實行行為性。
               
               
               
              正是基于這種問題意識,最近有學說不是從暴力、脅迫是否達到足以壓制反抗的程度這一視角,而是主張從暴力、脅迫是否具有針對生命、身體的高度危險性的視角,來判斷搶劫罪的實行行為性。這是一種頗引人關注的學說。該學說認為,就搶劫罪與恐嚇罪的區別而言,搶劫罪很大程度上存在保護人身安全的要求,這一點很重要。因此,搶劫罪中的暴力,就應該限于具有針對生命、身體的高度危險性的暴力行為。而且,在脅迫的場合,雖然脅迫行為本身不直接侵害生命、身體,然而,(1)在屬于針對生命、身體的重大加害的告知,并且,能認定存在客觀的實現可能性的場合(例如,用裝有子彈的手槍頂住被害人進行脅迫的行為),或者,(2)通過脅迫手段逼迫被害人,存在由此誘發被害人的反抗,進而在其反抗過程中發生死亡結果之危險的場合(針對脅迫,被害人有很高的抵抗可能性的場合),對于這兩種情形,就能認定存在針對生命、身體的潛在的危險性,因而能為搶劫罪的實行行為性奠定基礎。[13]
              一直以來,搶劫罪一般被理解為,同時具有財產犯罪的性質與人身犯罪的性質,這種二重的法益侵害性可以將搶劫罪中相對較重的法定刑予以正當化。而且,在財產犯罪中損壞建筑物罪另當別論,僅限于搶劫罪,作為結果加重犯規定了搶劫致死傷罪,這一點也能佐證這種理解。如果以這種一般性理解為前提,對于搶劫罪的實行行為性,重視人身犯罪的一面,要求實行行為具有針對生命、身體的高度危險性,可以說,這也是一種很自然的構想,屬于正當的問題意識。[14]不過,如果從針對生命、身體的危險性的角度限定搶劫罪的實行行為性,(與現在的一般性理解相比)這樣會過度地限制搶劫罪的成立范圍。[15]例如,用制作精良的玩具槍冒充真槍頂住被害人身體,壓制其反抗奪取其財物的行為,不管用玩具槍頂住被害人的行為是否會發生致被害人死傷的可能,該行為也屬于搶劫行為??梢哉f,作為搶劫罪的法益侵害性,這里重視的不是是否存在導致被害人死傷的危險性,而是通過排除被害人的抵抗而奪取其財物。而且,例如,通過讓被害人服用一般不會有害于身體的安眠藥使之昏睡之后奪取其財物的,應成立昏醉搶劫罪,[16]與搶劫罪受到同樣的處罰。這一點也表明,在作為搶劫罪處罰的行為中,并非總是要求存在針對生命、身體的高度危險性。[17]從本文看來,在搶劫罪中,重視針對生命、身體的危險性這種理解是正當的,這種視角完全有可能以所謂抽象的、危險的形式,被定位于通常有可能伴隨于足以壓制反抗程度的暴力、脅迫而出現的事態。
              雖然還需要進一步探討,本文的基本觀點是,即便是輕微的暴力、脅迫,如果該行為具有壓制現實中被害人的反抗的高度危險性,仍然能夠被評價為搶劫罪的實行行為。這是因為,如果不這樣理解,就難免會將那些抵抗力不夠的弱者排除在搶劫罪的保護范圍之外。例如,行為人計劃實施搶劫,為此攜帶刀具趕赴犯罪現場,在物色合適的下手對象時,根據年齡、性別等具體情況,發現了抵抗力很低的被害人,覺得對于該人未必需要使用兇器,轉而通過輕微的暴力、脅迫奪取了被害人的財物。在該案中,對于被害人的確不能說,存在針對生命、身體的高度危險性。然而,即便是不太具有抵抗能力的弱者,在其蒙受了財物被奪走的損失這一點上,與其他人是完全一樣的。否定這種情形成立搶劫罪,作為對弱者的財產與自由的保護,就未必充分。[18]不過,就是按照這種通說觀點,針對生命、身體的高度危險這一視角也并未完全喪失意義。在判斷是否屬于足以壓制反抗的暴力、脅迫之際,是否存在(或者被害人是否認識到)針對生命、身體的緊迫的重大危險這一視角,就應該作為一個重要的判斷標準而發揮作用。逆言之,對于鮮有這種危險性的暴力、脅迫,只有存在一些特殊情況,能夠證明這種暴力、脅迫也有可能例外地達到壓制反抗的程度,才能被評價為搶劫罪的實行行為。[19]
              (三)強取的含義
              要被評價為實現了搶劫罪中的強取,是否以實際壓制了被害人的反抗為必要呢?關于這一點,如前所述,判例的態度是,只要實施了達到足以壓制反抗程度的暴力、脅迫,就不要求達到實際壓制了被害人的反抗這一程度。相反,學界多數說則以搶劫罪預想的是通過壓制被害人的反抗而奪取財物這種因果進程為理由,要求實際壓制了被害人的反抗。[20]這一問題應該根據如何劃定搶劫罪與恐嚇罪之間的界限來解決。
               
               
               
              本文的基本立場是,遵循通說觀點,(1)作為搶劫罪的實行行為,要求暴力、脅迫達到足以壓制被害人反抗的程度;并且,(2)作為搶劫罪所要求的因果關系,要求被害人被實際壓制了反抗。因此,第(1)點與第(2)點之間就可能出現判斷結論不一致的情形。這里想就此情形簡單地做些探討。
              首先是雖然實施了達到足以壓制反抗程度的暴力、脅迫,但被害人沒有被壓制反抗而自己交付了財物的情形。就這種情形而言,盡管實施了搶劫的實行行為,但沒有實現強取的結果,因而止于搶劫罪未遂。并且,由于恐嚇罪的實行行為實質性地包括在搶劫罪的實行行為之內,因而作為恐嚇罪已經達到既遂,[23]兩罪被認為具有包含關系的一罪。[24]地方裁判所有這樣一個判例:為了奪取出租車的營業款,被告人用刀頂住被害人(出租車駕駛員)的腰部,由于被害人抓住裝有營業款的塑料袋不撒手,于是相互爭奪,最后,感到害怕的被害人只得默許被告人拿走了塑料袋,對此,大阪地方裁判所判定,被告人成立搶劫罪未遂與恐嚇罪既遂的想象競合(大阪地判平成4·9·22判夕828281頁)。[25]
              其次是通過尚未達到壓制反抗程度的暴力、脅迫而實際壓制了被害人反抗的情形。不過,基于主張研究搶劫罪的實行行為性應同時考慮被害人的體力、性格等具體情況的立場,在被害人心理上實際受到壓制的場合,即便是正常情況下尚未達到壓制反抗程度的暴力、脅迫,在具體狀況之下,想必也能被認定存在引起壓制被害人反抗的危險性,從而被評價為搶劫罪的實行行為。[26]因此,對于那些心理上的壓制成為問題的情形,實際上是否會存在這種案件呢?即便實際出現了這種案件,想必基本上都不能認定實行行為與反抗壓制狀態的引起之間存在因果關系。司法實務中,實際有可能出現的情形是,例如,盡管只實施了輕微的暴力,但被害人因腳下打滑而摔倒在地,短時間無法動彈。在該場合下,由于存在物理上的壓制,即便行為人乘被害人無法動彈之際拿走了財物,也不能認定存在搶劫罪的實行行為,并且,由于也不存在被害人的交付行為,因而也不成立恐嚇罪,最終只能成立盜竊罪,與暴行罪或者傷害罪等數罪并罰。[27]如果該場合下,行為人原本打算通過暴力使得被害人感到畏懼進而交付財物,那么,還要成立恐嚇罪未遂,被盜竊罪所吸收。
              另外,是否存在反抗壓制狀態,尤其是是否存在心理上的壓制,不得不說,這是非常微妙的。例如,對于那些行為人拿走財物的案件,判斷是否存在反抗壓制狀態,就需要研究被害人究竟是因為過于恐懼而無法抵抗,還是盡管不是完全不可能奪回財物,但被害人考慮到由此產生的風險而放棄了抵抗。對于那些被害人自己交出財物的案件,被害人是否已經處于不得不遵照行為人的命令這種精神狀態之下,就屬于重要的判斷因素。要認定被害人的這種微妙的心理狀態,無疑是一件極其困難的工作。[28]鑒于這一點,在實施了針對生命、身體的嚴重的暴力、脅迫的場合,只要不存在被害人曾實際嘗試過抵抗等特別情況,就能夠被評價為,被害人處于反抗壓制狀態。[29]這是因為,在這種場合下,在被害人的主觀方面,(超出財物價值的)針對生命、身體的重大危險已經迫近,并且可以說,要避免這種危險,除了接受財物被奪走這一事實之外別無選擇,因而可以推定,被害人已經喪失了自由進行意思決定的可能性。[30]
              3.與搶了就跑之間的區別
               
               
              三、壓制反抗之后的財物奪取意思
              1.問題之所在
               
              搶劫罪是通過足以壓制反抗的暴力、脅迫而強取財物的犯罪,整個實行行為都必須為搶劫罪的故意所包攝。不過,這并不是說,只要暴力、脅迫與強取財物的行為分別是出于故意而實施即可。因為,在實施實行行為的時點,還必須對實施實行行為存在認識,且能認定行為人對因果進程與引起結果都存在預見。例如,要認定存在殺人罪的故意,(理所當然的是)在開槍之際,對于自己是打算持槍發射存在認識;并且,對于經過能被評價為該危險之實現的因果進程,進而發生死亡結果也存在預見。搶劫罪也是如此。在實施屬于實行行為的暴力、脅迫之際,如果不是對自己正在實施足以壓制反抗的暴力、脅迫存在認識,并且,對于據此強取財物等存在預見,就不能認定存在搶劫罪的故意。只要是以這種有關故意的一般理論為前提,如果沒有以強取財物為目的(即預見到強取財物)的暴力、脅迫,就當然不能認定成立搶劫罪,[38]因而應支持新的暴力、脅迫說。
              不過,之所以要求存在新的暴力、脅迫,是基于在實施屬于實行行為的暴力、脅迫之際必須存在搶劫罪的故意這種理解。因此,即便在暴力、脅迫階段,沒有強取已經實際被奪取的財物的意圖,如果作為搶劫罪的故意能認定存在構成要件的符合,這種情形也有可能成立搶劫罪。例如,X乘坐出租車到達目的地之后,打算通過對駕駛員A實施暴力以逃避打車費,在對A猛烈實施暴力而致A昏迷之后,又產生了奪取A的營業款的想法,最終在逃避支付打車費的同時奪取了A的營業款。在這種場合下,從對A實施暴力的階段開始,X就具有第2款搶劫的故意。并且,由于第1款搶劫與第2款搶劫之間存在構成要件的符合,因此,對于奪取營業款的行為也能認定存在搶劫罪的故意,(除了第2款搶劫罪之外)X應成立第1款搶劫(致傷)罪。[39]
              3.不作為的暴力、脅迫
               
              如果認為,產生奪取財物的念頭之后,還必須實施新的暴力、脅迫,那么,這種新的暴力、脅迫的內容是什么呢?新的暴力、脅迫本身理所當然必須該當于搶劫罪的構成要件,因此,這種行為本身屬于在社會觀念上能被謂為,一般足以壓制被害人反抗之程度的暴力或者脅迫,這是最基本的出發點。不過,由于被害人已經出于其他目的的暴力、脅迫而陷入畏懼狀態,因而,即便是相對輕微的暴力、脅迫,也有可能維持甚至強化這種反抗壓制狀態。如前所述,在判斷搶劫罪的實行行為性之際,有必要將被害人的性格等特殊情況也包含在判斷材料之內。按照這種觀點,被害人已經處于畏懼狀態這種情況也應被納入判斷材料之中,其結果就是,新的暴力、脅迫的程度事實上大幅輕于通常的搶劫亦可。例如,向被害人開口要錢的行為,或者警告對方不要抵抗的行為等,即便是稍微一點的動作,也有可能被評價為新的脅迫。
              如果徹底貫徹這種理解,行為人繼續滯留在現場本身就能讓被害人感到畏懼,因此,將行為人滯留現場這一點評價為新的脅迫,也并非不可能。[42]不過,存在能被評價為新的暴力、脅迫的一定的舉動、態度,這是不可或缺的前提。[43]因而,僅限于對被害人而言,行為人滯留現場可以被謂為,默示有進一步實施嚴重的加害行為的可能性的場合,才有可能被認定為所謂舉動的脅迫(通過舉動而實施的脅迫)??梢獙H僅只是滯留在現場的行為評價為脅迫是很困難的,限于能認定存在某種言行或者威迫性態度的場合,才能夠將作為整體的舉動評價為脅迫。
              學界也有觀點基于新的暴力、脅迫本身必須具有引起(新的)反抗壓制效果這一視角,主張僅僅是有助于反抗壓制狀態的繼續還不夠,僅限于能夠被謂為,強化了反抗壓制狀態,或者阻止了消除反抗壓制狀態的場合,才能被認定為(能被評價為搶劫罪之實行行為的)新的暴力、脅迫。[44]不過,只要先行行為之后什么也沒有再發生,被害人的心理上的壓制狀態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自然消除,因此,如果是有助于反抗壓制狀態之維持或者持續的行為,也是完全有可能被評價為新的暴力、脅迫的。[45]另外,通過前面的論述可以看出,在被害人已經死亡或者已經喪失意識的場合,即便行為人有新的言行,這種言行對于反抗壓制狀態的維持、持續是毫無意義的。因而,即便是立足于要求實施新的暴力、脅迫的立場,對于已經殺害被害人或者已經使得被害人陷入昏迷狀態的情形,(實施了所謂新的暴力、脅迫)也沒有認定成立搶劫罪的余地。
              (三)暴力、脅迫的實質性持續
               
               
               
               
               
               
               

               

              <section style="margin: 0px 8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color: rgb(51, 51, 51); font-family: -apple-system-font, BlinkMacSystemFont, " !important;"="" break-word="" 255);="" 255,="" rgb(255,="" 0px;="" 2;="" normal;="" none;="" justify;="" 0.544px;="" 17px;="" sans-serif;="" arial,="" yahei",="" "microsoft="" ui",="" yahei="" gb",="" sans="" "hiragino="" sc",="" "pingfang="" neue",="" helvetica=""> 并且,之所以能夠被評價為,X、 Y共同實施了本案暴力,正是因為能夠將兩人評價為共同正犯。這是因為,首先,在將Y評價為單獨正犯的場合,對于X繼續實施的暴力,就不能直接評價為,也屬于Y繼續實施的暴力;而且,既然X是故意有責地繼續實施暴力,就難以將Y評價為暴力的間接正犯;這樣考慮的話,對于Y不制止X的強奸行為這一點,只要不能被評價為不作為的暴力、脅迫,那么,要以Y自己實質上仍在繼續實施暴力為理由,認定Y成立搶劫罪的單獨正犯,就是非常困難的。

               

              (免責聲明:本文源于刑事法庫,僅為表達之用,無意侵犯任何人之權利,如有不妥請及時聯系將予以刪除。)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給與以更改或者刪除相關文章,保 證您的權利。

              <sub id="twhdi"></sub>

              <wbr id="twhdi"></wbr>
                <wbr id="twhdi"><pre id="twhdi"></pre></wbr>
                1.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nav id="twhdi"><code id="twhdi"></code></nav>

                2. <form id="twhdi"></form><sub id="twhdi"></sub>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

                      1. <wbr id="twhdi"></wbr>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wbr id="twhdi"></wbr>

                          {转码主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