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twhdi"></sub>

<wbr id="twhdi"></wbr>
    <wbr id="twhdi"><pre id="twhdi"></pre></wbr>
    1.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nav id="twhdi"><code id="twhdi"></code></nav>

    2. <form id="twhdi"></form><sub id="twhdi"></sub>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

          1. <wbr id="twhdi"></wbr>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wbr id="twhdi"></wbr>

              登陸    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辯護實務 > 交通肇事

              廣州刑事辯護律師關于龔某軍涉嫌交通肇事罪辯護詞(無罪辯護)

              來源:原創作者:廣州刑事辯護律師時間:2020-03-20

              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

                廣東佰仕杰律師事務所受被告人龔某軍父親龔某義的委托,指派廣州刑事辯護律師朱明利作為龔某軍的交通肇事罪辯護律師,出庭為其辯護。在接受委托后,朱明利律師查閱了本案案卷材料,會見了被告人,經全面分析本案的證據,結合本案的客觀事實,交通肇事罪辯護律師認為公訴人對被告人龔某軍構成交通肇事罪的指控不成立,理由如下:

                一、從主觀方面來看,被告人對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后果,沒有主觀上的過錯和重大過失,不應該承擔主要責任,因此被告人龔某軍的行為不構成交通肇事罪。

                1、從案發現場的監控視頻可以看出,案發時被告人龔某軍是按照《道路交通法》的規定,在道路上由西向東正常行駛,未超速、未有違章行為。被害人卻存在重大違章行為,其表現為:1、該路段限速為30km/h,在案發時被害人被害人的行駛速度是41.6km/h, 為超速行駛,其超速比例為38.7%;2、經檢驗被害人李國添血液中測出酒精含量為:56.4mg/100ml,按照規定血液中酒精含量在20-80mg/100mL屬于飲酒駕駛,被害人屬于酒后駕車;3、該路段屬于鄉村道路,路面狹窄,車輛交匯,不應該超車,被害人卻占道逆行超車;4、被害人駕駛摩托車不符合安全標注,且未戴安全頭盔;5、被害人酒后駕駛超速逆行占道超車等屬于嚴重違章行為。綜上所述,被告人對本次交通事故沒有主觀上的過失。

                2、根據我國《刑法》第十六條規定,“行為在客觀上雖然造成了損害結果,但是不是出于故意或者過失,而是由于不能抗拒或者不能預見的原因所引起的,不是犯罪”。本案中被告人屬于正常行駛,無法預見到被害人會在限速路段會車時酒駕超速逆行占道超車,顯然這起交通事故屬于被告人“不能預見的原因所引起”, 且對于該交通事故的發生被告人沒有故意和重大過失,依法應當不構成犯罪。根據我國《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的規定,交通肇事罪是指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因而發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司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行為。交通肇事罪在主觀方面表現為過失。我國《刑法》第十五條規定“應當預見自己的行為可能發生危害社會的結果,因疏忽大意而沒有預見,或者已經預見而輕信能夠避免,以致發生這種結果的,是過失犯罪”,即過失犯罪包括“疏忽大意”的過失與“過于自信”的過失。這種過失是指行為人對自己的違章行為可能造成的嚴重后果的主觀狀態而言。根據“主客觀一致”的刑法歸責原則,若構成交通肇事罪,行為人主觀上應當有過失,而本案中的被告人龔某軍對此次交通事故的發生主觀上沒有過錯和重大過失,因此被告人龔某軍的行為不構成交通肇事罪。

                二、在交通事故責任的認定方面,從發生交通事故時視頻來看,被害人卻存在重大違章行為,其表現為:1、該路段限速為30km/h,在案發時被害人被害人的行駛速度是41.6km/h, 為超速行駛,其超速比例為38.7%;2、經檢驗被害人李國添血液中測出酒精含量為:56.4mg/100ml,按照規定血液中酒精含量在20-80mg/100mL屬于飲酒駕駛,被害人屬于酒后駕車;3、該路段屬于鄉村道路,路面狹窄,車輛交匯,不應該超車,被害人卻占道逆行超車;4、被害人駕駛摩托車不符合安全標注,且未戴安全頭盔;5、被害人酒后駕駛超速逆行占道超車等屬于嚴重違章行為。根據《道路交通安全法》等法律法規的規定,應該認定被害人李國添承擔事故的全部責任,被告人無需承擔事故的任何責任。

                三、本案核心證據《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采用過錯推定的原則進行事故責任劃分存在重大錯誤,不能作為認定被告人龔某軍構成交通肇事罪的證據使用。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之規定,對于構成交通肇事犯罪的,應當在分清事故責任的基礎上定罪量刑?!兜缆方煌ㄊ鹿侍幚沓绦蛞幎ā返谒氖藯l規定: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應當載明“道路交通事故發生經過”內容,第四十五條規定: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應當做到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適用法律正確、責任劃分公正。本案中的《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存在重大錯誤,具體理由如下:

                1、《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中對“事故形成原因的分析”存在明顯錯誤。

                從公訴機關提交的本案交通事故發生時的視頻資料、被告人的陳述及相關證據材料顯示,不是由于被告人的過錯行為導致交通事故發生,也不是由于被告人的逃逸行為導致本案交通事故發生,而是被害人的“種種嚴重過錯行為”導致的交通事故發生,根據我國法律規定,應該認定被害人李國添承擔事故的全部責任?!兜缆方煌ㄊ鹿收J定書》有意回避被害人的過錯,對被害人過錯的描述避重就輕,但卻依照“逃逸”的相關規定作出了責任劃分,屬于明顯錯誤?!吨腥A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第九十二條的規定:“發生交通事故后當事人逃逸的,逃逸的當事人承擔全部責任”,交警部門以此認定被告人承擔事故的全部責任,屬斷章取義,屬適用法律錯誤。從我國相關法律對該條款制定的立意出發,只有在事故原因無法查清的前提下才可以推定“逃逸”的當事人承擔事故的全部責任,有證據證明案件事實的情況下,不應該使用推定,而應該以事實為依據,在查清案件事實的情況下,應依據查清的案件事實,對事故形成的原因作出準確的分析,對事故責任作出正確的判斷。

                2、道路交通事故責任的認定原則適用過錯責任原則,本案中,《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違反了該原則。

                《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程序規定》第四十六條規定:“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應當根據當事人的行為對發生道路交通事故所起的作用以及過錯的嚴重程度,確定當事人的責任”。該法條明確規定了道路交通事故責任的認定原則,同時從該規定的內容可知,道路交通事故責任的認定原則適用過錯責任原則,即有過錯有責任,無過錯無責任,僅一方有過錯則一方負全責,因兩方或兩方以上當事人過錯發生交通事故的,根據其行為的客觀作用和主觀過錯程度,分別承擔相應的主責、同責和次責。根據《廣東省交通事故責任認定規則(試行)》第1條“機動車實行右側通行”,第8條“機動車遇有前方車輛停車緩慢行駛時,不得借道超車或者占用對面車道”,第41條“在沒有中心隔離設施或者沒有中心線的道路上,機動車遇相對方向來車時應當減速靠右行駛”,第49條“機動車上道路行駛,不得超過限速標志標明的最高時速”,第55條“飲酒不得駕駛機動車”等均列為“機動車駕駛人嚴重過錯行為”,只有在被告人也存在“嚴重過錯行為”的情況下才構成“同等責任”。本案中,被告人是嚴格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規定駕駛機動車,對本案交通事故的發生無任何過錯;被害人事發時的種種行為存在明顯嚴重過錯,并且,該過錯是引起本案交通事故發生的直接原因。根據過錯責任原則,被害人應當對本案交通事故承擔全部責任(后改為主要責任)。而《認定書》卻以事故發生后出現的“逃逸行為”認定被告人承擔本案交通事故全部責任(后改為主要責任),而對被害人的重大過錯行為未作任何評判,所以,《認定書》對責任的劃分顯然違反《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程序規定》第四十六條規定的過錯責任原則。根據證據規則,非法證據應當排除,因《認定書》違反法律法規的規定,故不應當適用

                3、交警部門所作出的《認定書》確屬不妥,人民法院依法應當不予采信。

                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關于處理道路交通事故案件有關問題的通知》第四條規定:“…人民法院審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時,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公安機關所作出的責任認定確屬不妥,則不予采信,以人民法院審理認定的案件事實作為定案的依據”。這也說明法院有查明真實案情的權利,應當根據當事人的違章行為與交通事故之間的因果關系,以及違章行為在交通事故中的作用,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認定當事人的交通事故責任,而不能僅憑交警部門作出的《認定書》來確定被告人與被害人的責任,相信法院會依法對《認定書》不予采信,并根據庭審查明的事實依法重新認定和劃分本案的交通事故責任。

                四、被告人龔某軍的離開現場的行為不宜認定為“逃逸”,更不能認定為刑法上的逃逸。

                1、交通運輸肇事后逃逸以行為人為逃避法律追究為主觀目的條件。本案被告人龔某軍沒有逃避法律追究的主觀想法可觀行為。

                行為人有逃跑行為。什么是逃跑,詞義是為躲避不利于自己的環境或事物而離開。在本案中被告人只是擔心對方以交通事故為幌子來訛詐錢財,以及擔心對方或者對方家屬會對自己的人身安全構成威脅而離開現場而離開。被告人雖然離開了現場,但其主觀目的不是為了逃避法律追究。從本案中公安局的提交訊問筆錄(廣州市公安局番禺區分局2017年1月6日16時10分至16時46分的訊問筆錄第三頁第一段的尾部:“2016年11月29日我回到老家就到我戶口所在地派出所自首,當時,派出所民警打電話到番禺交警這邊查詢情況,番禺交警沒有明確回復,派出所民警就叫我回家等通知,2016年12月2日(即4天后),我戶口所在地派出所民警通知我到派出所接受調查,我去到派出所后我被刑事拘留。”)、當事人陳述材料(2016年12月2日的陳述材料最后第二三行:“我把老婆和不到一周歲的孩子送回老家后就直接去我老家的派出所自首了”)、抓獲經過(廣州市交警支隊番禺大隊事故中隊2016年12月3日的抓獲經過第二段最后一行“后肇事司機龔某軍在河南南陽市以自首方式被番禺交警隊抓獲”)等相關證據材料可以看到被告人是在公安機關并未對其進行傳喚或者抓捕的情況下主動到公安機關自首。自首后,當地公安機關沒有對被告人采取任何強制措施的情況下,被告人在家等待公安機關傳喚。在當地公安機關傳喚被告人時,被告人及時到達公安機關接受詢問。

                2、刑法中的“交通運輸肇事逃逸”與行政規章《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程序規定》中的“交通肇事逃逸”不是同一概念,因本案是刑事訴訟,在刑事法律與行政法律之間存在法律競合,刑事法律應當優先于行政法律,應當優先適用刑事法律的相關規定來審查、認定案件事實。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規定,“交通運輸肇事后逃逸”,是指行為人具有本解釋第二條第一款規定和第二款第(一)至(五)項規定的情形之一,在發生交通事故后,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的行為。

                第二條第一款規定:“交通肇事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一)死亡一人或者重傷三人以上,負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責任的;

                (二)死亡三人以上,負事故同等責任的;

                (三)造成公共財產或者他人財產直接損失,負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責任,無能力賠償數額在三十萬元以上的。

                第二款規定(一)至(五)項規定:“交通肇事致一人以上重傷,負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責任,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以交通肇事罪定罪處罰:

                (一)酒后、吸食毒品后駕駛機動車輛的;

                (二)無駕駛資格駕駛機動車輛的;

                (三)明知是安全裝置不全或者安全機件失靈的機動車輛而駕駛的;

                (四)明知是無牌證或者已報廢的機動車輛而駕駛的;

                (五)嚴重超載駕駛的。

                第五條:“因逃逸致人死亡”,是指行為人在交通肇事后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致使被害人因得不到救助而死亡的情形。

                這是指刑事法律層面對認定“交通肇事逃逸”作出的規定。由此可見,在刑法上,認定交通肇事后逃逸必須以交通肇事行為構成了犯罪為前提條件,逃逸是交通肇事罪的一個加重情節,不能以有逃逸行為為由或者無過錯的交通肇事行為認定為犯罪。

                被告人在本案交通肇事中不符合上述條文第二條第一款和第二款的情形,不構成犯罪,所以,被告人在本案事故發生后的“離開現場的行為”,不屬于刑事法律意義上的逃逸行為,更不能因為被告人存在“離開現場的行為”,就認定被告人構成交通肇事罪。被告人龔某軍并非為了逃避法律追究而離開現場。碰撞發生時周圍環境昏暗,且該路段近期又曾經發生過碰瓷,龔某軍出于自身安全的考慮,沒有停車查看是情有可原的。直到卸貨時,他才意識到可能發生了交通事故。在處理好家事之后,本案中被告人知道事情可能比較大、知道自己可能需要承擔法律責任時,在公安機關沒有傳喚其問話或者對其進行強制措施時,被告人龔某軍能夠主動到公安機關自首,足以說明被告人沒有逃避法律追究的想法及行為。由此可見,被告人龔某軍離開現場不是為了逃避法律追究。

                故被告人龔某軍的離開現場的行為不宜認定為“逃逸”,更不符合刑法上規定“交通肇事逃逸”的行為。

                五、被告人存在自首行為,行為表現良好,應作無罪處理。

                根據《刑法》第六十七條的規定,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被告人龔某軍在案發后并沒有潛逃,能夠主動在老家向公安機關自首,在拘留、逮捕期間也愿意接受國家機關的審查和追訴,可見其認識錯誤的態度非常誠懇,沒有主觀惡意,應當認定被告人在本案中存在自首的行為。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被告人對行為性質的辯解是否影響自首成立問題的批復》“被告人對行為性質的辯解不影響自首的成立”,不能因為被告人對其行為性質進行辯解及交通肇事罪辯護律師對其作無罪辯護就否認其自首。

                六、在民事方面,被告人龔某軍不管自己是否有錯,均愿意賠償被害人家屬,化解矛盾,解決糾紛,積極配合各方妥善處理本案。

                在被告人被刑事拘留后,其親屬已替被告人向被害人親屬賠付喪葬費用3萬余元。被告人及其親屬是不會推卸自己應當承擔的法律責任,雖然被告人自己出生于河南農村,家庭貧寒,能力有限,之前一直在廣州打工,靠勞力養家糊口,家中尚有年幼的孩子待哺,妻子一直沒有工作,父親已經年事已高,沒有勞動能力,在自己被羈押后,家庭失去經濟來源,妻子和年幼的孩子缺乏照顧,整個家庭陷入生活困難,但被告人龔某軍也表示自己愿意盡最大的努力賠償被害人家屬,愿意向其親友借錢來支付賠償金。案發后被告人委托家屬多次找被害人家屬協商賠償事宜,由于因種種原因,一直未能達成一致意見。最新的方案是:不管自己是否有錯,均愿意一次性支付被害人家屬人民幣貳拾萬(¥200000.00)元。

                綜上所述,被告人龔某軍主觀上沒有過錯和重大過失,客觀上沒有“嚴重過錯行為”,且與本次交通事故的發生沒有刑法上的直接因果關系,應該判決無罪。故懇請人民法院依法判決被告人龔某軍無罪或者向檢察院發出司法建議書,建議檢察院對被告人龔某軍撤回起訴?! ?/p>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給與以更改或者刪除相關文章,保 證您的權利。

              <sub id="twhdi"></sub>

              <wbr id="twhdi"></wbr>
                <wbr id="twhdi"><pre id="twhdi"></pre></wbr>
                1.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nav id="twhdi"><code id="twhdi"></code></nav>

                2. <form id="twhdi"></form><sub id="twhdi"></sub>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

                      1. <wbr id="twhdi"></wbr>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wbr id="twhdi"></wbr>

                          {转码主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