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twhdi"></sub>

<wbr id="twhdi"></wbr>
    <wbr id="twhdi"><pre id="twhdi"></pre></wbr>
    1.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nav id="twhdi"><code id="twhdi"></code></nav>

    2. <form id="twhdi"></form><sub id="twhdi"></sub>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

          1. <wbr id="twhdi"></wbr>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wbr id="twhdi"></wbr>

              登陸    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辯護實務 > 金融犯罪

              【刑事解析?洗錢罪】洗錢罪案例解讀

              來源:互聯網作者:廣州刑事辯護律師時間:2020-06-18

                洗錢罪的認定

                洗錢罪是一種對象特定化、手段特殊化、目的針對化的破壞金融管理秩序的犯罪行為。洗錢罪在刑法中歸類于破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罪類下的破壞金融管理秩序罪中,該罪是不以侵犯個人、團體利益為目的的犯罪,其社會危害性集中為對金融管理秩序的沖擊,同時其也對司法工作的開展存在直接的妨害。

                洗錢行為對大多數人而言已不再是一個陌生的名詞,但有洗錢行為并不代表涉嫌洗錢罪,洗錢罪這種與社會緊密聯系卻又隱秘性極高的犯罪行為有著自身的特點。

                典型案例

                2011年7月,張某為獲得土地指標,向時任國土資源局局長的向某行賄一千多萬元,向某將受賄款匯至通過其姐得到的宣某賬戶中,未告知宣某錢的來源及性質,宣某賬戶設置了自動理財,該款到賬后即開始理財,宣某后來因幫助各銀行的客戶經理完成存款任務,將該款轉入自己持有的多個賬戶中,其中包括用于商業往來的賬戶內。

                2012年12月,向某因案發逃匿,其姐告知宣某該款有可能是受賄所得,宣某為避免該款減少,不將該款用于商業經營,部分用于進行保本型理財。2014年11月,宣某因涉嫌洗錢罪被羈押,涉案錢款全部被查獲。

                案例解讀

                本案是一起較有特點的洗錢罪,在整個過程中被告人宣某主觀意識形態是存在變化的,其客觀行為涉及到了洗錢罪的多種法定情節,包括多賬戶轉存、金融投資、疑似商業經營、疑似提供賬戶等。

                1、宣某主觀意識形態的變化。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洗錢等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了認定被告人主觀明知的具體情節,并明確表明“明知”的認定需要根據被告人的認知能力來衡量。

                2011年7月至2012年12月這段期間,宣某因該款系從張某處直接獲得,之前向姐也未明示或暗示錢款來源及性質,因此其在這段時間內根本不具備懷疑該錢款性質、來源存在違法犯罪可能,故這段時間內不論宣某用該款實施了何種行為,均不能對其追究刑事責任。宣某在2012年12月之后方成立洗錢罪的主觀構成要件。如果對宣某2012年12月之前的行為追責就屬于刑法上嚴禁的客觀歸罪、有罪推定。

                另外,鑒于宣某知道向某曾投資經營房地產項目獲得大筆收益的情況,認定宣某2012年12月之后即成立洗錢罪的主觀要件還是值得商榷的,因此這與法定的洗錢罪主觀認定規定存在一定沖突。

                2、該款自2011年7月起至案發始終在宣某賬戶中是否屬于法定的“提供賬戶”,多賬戶轉存是否是洗錢行為?

                2011年7月,錢款進入宣某賬戶時,宣某不具備洗錢罪主觀故意,即便后來確實對該款性質有了一定認識,但錢款是在宣某被動情況下接收的,不存在主動提供的情節,因此不應當認定為其構成“提供賬戶”。

                宣某在收到錢款后,雖然存在不同賬戶間轉存的行為,但鑒于洗錢罪的行為目的本身是改變錢款性質,宣某轉存的賬戶均系其完全控制的,所以轉存行為相當于左手交到右手,根本無法實現改變性質的洗錢目的,因此也不應當認定為成立洗錢罪行為。

                3、宣某將錢款存入自身商業經營用賬戶的行為是否能夠認定為洗錢罪規定的進行商業經營?

                貨幣是一種特殊的種類物,系交易工具,沒有特別約定的情況下,不應當對某筆貨幣進行性質鎖定。宣某雖然將部分受賄款放入了其商業經營賬戶,但只要在商業經營過程中其賬戶內資金始終不小于存入的部分受賄款,就不應當認定為是法定的進行商業經營。

                4、宣某為實現錢款保值、增值,進行保本型理財的行為如何定性。

                宣某在2012年12月以后,對錢款的犯罪性質有了一定的認識,其在不知道該如何處理的情況下選擇保值處理也是人之常情,之所以認定其確實是為了保值而理財是因為該錢款在案發之前一直都沒有發生過減少,客觀證據足以證明其沒有將該款據為己有、臨時挪用的惡意,因此,雖然宣某的這一行為成為其構成洗錢罪的核心行為,但應當與其他以據為己有的行為人進行區別對待。

                本案經法院審理,鑒于宣某主觀惡意較輕,行為的社會危害性有限,且宣某認罪、悔罪態度良好,涉案錢款超額退賠等情節,一審法院判決宣某緩刑。

                金融機構是洗錢活動的重要渠道,也是反洗錢的主要陣地,反洗錢目前已成為金融合規管理中最重要的部分。面對諸多新挑戰,如何有效防范、化解金融風險和經營風險,增強金融管控風險和駕馭風險的能力,顯得尤為重要。


                來源:北大法寶本文僅供交流學習,若侵犯到您的權益,敬請告知刪除。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給與以更改或者刪除相關文章,保 證您的權利。

              <sub id="twhdi"></sub>

              <wbr id="twhdi"></wbr>
                <wbr id="twhdi"><pre id="twhdi"></pre></wbr>
                1.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nav id="twhdi"><code id="twhdi"></code></nav>

                2. <form id="twhdi"></form><sub id="twhdi"></sub>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

                      1. <wbr id="twhdi"></wbr>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wbr id="twhdi"></wbr>

                          {转码主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