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twhdi"></sub>

<wbr id="twhdi"></wbr>
    <wbr id="twhdi"><pre id="twhdi"></pre></wbr>
    1.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nav id="twhdi"><code id="twhdi"></code></nav>

    2. <form id="twhdi"></form><sub id="twhdi"></sub>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

          1. <wbr id="twhdi"></wbr>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wbr id="twhdi"></wbr>

              登陸    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罪名解析 > 金融犯罪

              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6大無罪辯點(根據無罪判例提煉)

              來源:互聯網作者:未知時間:2020-04-20

                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是指違反國家有關吸收公眾存款的法律、法規,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或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擾亂金融秩序的行為。該罪侵犯的客體,是國家金融管理制度,犯罪對象是公眾存款;在客觀方面表現為行為人實施了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或變相吸收公眾存款的行為;自然人和單位均可構成該罪主體,在主觀方面表現為故意。

                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條文本身較簡單,但該類案件往往涉案人數廣,案件數額大,案情較復雜。在該類案件中,辯護律師為被告人作無罪辯護,應嚴格從該罪犯罪構成要件出發,利用專業的刑事法學功底,力求用無罪思維從無罪視角審視案件的事實、證據和相關法律,全力挖掘有利于當事人的辯點:如考察行為人的籌款對象是特定關系的少數人還是不特定的公眾,籌款的方式是一對一的借貸還是面向不特定的公眾宣傳,籌款的用途和目的是用于生產經營還是資本運營,行為人在涉案活動所處的角色和地位、作用,涉案單位是否具有法人資格等。

                筆者通過我國現有的裁判文書搜索平臺,查閱全部公示的辯護律師為被告人作無罪辯護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案例(共計1000余份),搜集了可供參考的成功無罪判例16則,通過系統總結,提煉如下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無罪辯護要點,以供參考。

                ▌客觀方面不構成:

                主要無罪辯點1:行為人借款數額雖然較大,但是僅僅向幾人借款,且與借款對象都有一定的社交關系基礎,行為人的借款方式是一對一通過電話或當面的民間借貸典型模式,因此行為人不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相關無罪判例:(2005)東刑初字第376號判決書

                裁判理由: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根據上述事實和證據認為,被告人黃克勝僅直接向陳莉、郝俊卿、迪貝特公司、北京園林服務咨詢公司等少數個人和單位借款,借款對象均與其具有相對特定的關系;且所借款項亦大部分用于生產經營,故被告人黃克勝的行為不具備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特征。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黃克勝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不能成立。被告人黃克勝及其辯護人辯護意見中的合理部分,本院予以采納。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二條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百七十六條,判決如下:

                被告人黃克勝無罪。

                類似判例:

                (2015)沭刑初字第0487號

                (2009)攸法刑初字第24號

                (2015)溫文刑初字第158號

                (2014)秀刑再初字第1號

                (2013)黃浦刑初字第1008號

                ▌主觀方面不構成:

                主要無罪辯點2:被告人僅僅是受雇傭履行職責,沒有決定、批準、縱容、指揮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的資格、職責、行為,不是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因此沒有參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主觀故意,其所獲取的報酬也僅僅是工作職責內的固定工資,并不包含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提成,因此被告人不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相關無罪判例:(2013)青刑初字第514號

                裁判理由: 本院認為,被告人孫某雖身為廣東邦家公司財務人員,但其經手收取客戶錢款、發放單位撥付予客戶的顧問費、還本付息等行為,均是履行單位指派的職責。公訴機關提供的證據,不能證明孫某有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主觀故意,及直接決定并參與實施犯罪行為,故所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具體理由如下:

                首先,證人蔣某證言與被告人孫某供述印證證實,孫某收取客戶錢款的經營模式,是孫某任職單位決定、批準、組織實施的,孫某作為一名財務人員,未參與關于經營模式的討論、決定,孫某履行職責收取客戶錢款并將錢款交予總公司,是依照單位財務主管、大區總監審核后,再由蔣某批準執行,不是孫某個人行為,不是其個人吸收公眾存款??梢?,孫某主觀上并沒有單獨或與蔣某等人吸收公眾存款的共同故意。其次,證人蔣某、韋某證言、各被害人陳述及被告人供述印證證明,向社會公開宣傳、承諾高回報以吸收會員及與公司合作這一經營模式,由市場管理中心策劃,蔣某批準,具體由市場管理中心付諸實施。市場部門業務人員與客戶聯系作宣傳、承諾,與客戶簽訂協議,確定吸收的存款數額,再交由財務人員收取錢款,業務人員還可依工作業績獲得提成。

                類似判例:(2015)阿刑初字第138號

                ▌客體方面不構成

                主要無罪辯點3:行為人的吸儲行為并沒有擾亂金融秩序,將資金用于生產經營而非資本經營,沒有向社會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不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相關無罪判例:(2016)蘇刑再10號

                裁判理由:被告人雖然違反國家法律規定,非法吸收資金25萬元,且11萬元尚未能歸還,但其借款的目的和用途是用生產經營,沒有吸收存款擾亂金融秩序的主觀故意;借款的對象屬于相對特定的廠內職工、部分親友、當地村民,不符合刑法所規定的“向社會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不具備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社會性”構成要件。

                ▌主體方面不構成:

                本罪的主體包括自然人(任何巳滿16周歲、具有刑事責任能力)和單位;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單位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有關問題的解釋》第一條:刑法第三十條規定的公司、企業、事業單位,既包括國有、集體所有的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也包括依法設立的合資經營、合作經營企業和具有法人資格的獨資、私營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第三條:盜用單位名義實施犯罪,違法所得由實施犯罪的個人私分的,依照刑法有關自然人犯罪的規定定罪處罰。

                主要無罪辯點4:涉案組織不具有法人主體資格(如不具有法人資格的個人獨資企業或其他非法人團體),不屬于我國刑法規定的相關犯罪主體。

                相關無罪判例:(2015)邯市刑終字第191號

                裁判理由:本院認為,原審被告單位武安市大正洗煤有限公司、武安市大正教育經貿有限公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擾亂金融秩序,數額巨大,均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根據卷內武安市大正教育運輸服務站的營業執照及組織機構代碼證的記載,武安市大正教育運輸服務站不具有法人資格,不屬于我國刑法規定的單位犯罪的主體,故原判認定原審被告單位武安市大正教育運輸服務站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并處以罰金不當,應予糾正。原審被告單位武安市大正教育運輸服務站無罪。

                類似判例:

                (2013)豐刑初字第430號

                (2016)黔0222刑初237號

                主要無罪辯點5:相關涉案款項沒有進入單位賬戶,資金也不由單位支配、使用,相關自然人的行為不能代表單位的整體意志,因此單位不構成犯罪。

                相關無罪判例:(2016)桂03刑終114號

                裁判理由:被告人蔣仕君、廖新艷在借條上蓋有灌陽誠某某公司的印章,但二人所借的款項并沒有入灌陽誠某某公司賬戶,亦沒有證據證明該資金為灌陽誠某某公司支配、使用,二人的行為不能代表單位的整體意志,其行為純屬個人行為,故對被告單位灌陽誠某某公司不以犯罪論處,指控罪名不能成立。

                類似判例:

                (2016)冀0183刑初第157號

                (2014)靈刑初字第149號

                ▌未達追訴標準:

                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二)》第二十八條規定: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擾亂金融秩序,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一)個人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數額在二十萬元以上的,單位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數額在一百萬元以上的;

                主要無罪辯點6:涉案單位所吸收款項未達到該罪所要求的(單位)100萬的數額追訴標準。

                相關案例:(2017)晉11刑終32號

                裁判理由:公訴機關關于被告人郭某甲的行為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指控,因被告人郭某甲吸收公眾存款的行為,不僅有其本人簽名,還蓋有文水縣恒通達超市、文水縣恒通達商貿有限公司印章,且公司賬冊中也有記錄,該行為應為單位行為,但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單位犯罪的立案標準應為100萬元,本案吸收存款數額為36萬元,故被告人郭某甲的行為不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原創 曾杰 金牙大狀  曾杰:廣強律師事務所·金牙大狀律師網金融犯罪辯護與研究中心秘書長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給與以更改或者刪除相關文章,保 證您的權利。

              <sub id="twhdi"></sub>

              <wbr id="twhdi"></wbr>
                <wbr id="twhdi"><pre id="twhdi"></pre></wbr>
                1.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nav id="twhdi"><code id="twhdi"></code></nav>

                2. <form id="twhdi"></form><sub id="twhdi"></sub>

                    <form id="twhdi"><legend id="twhdi"><noscript id="twhdi"></noscript></legend></form>

                      1. <wbr id="twhdi"></wbr>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nav id="twhdi"><listing id="twhdi"></listing></nav>
                        <wbr id="twhdi"></wbr>

                          {转码主词}